申军良

  林宇辉

  ◀2017年,警方公布的“梅姨”模拟画像。

  林宇辉为申聪画的模拟画像。

  

  漫漫寻子路/

  被拐儿童父亲:花费超百万,孩子没回来就继续找下去

  寻孩助力人/

  “神笔警探”曾帮60多个家庭画像,寻子成功不止一家

  近期,一张呼吁大家寻找人贩子“梅姨”的图片在朋友圈广泛流传,引发全社会关注。

  18日,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官方微博发布消息辟谣,称该画像非官方信息,广东省公安厅未邀请专家对“梅姨”二次画像。

  广东警方19日表示,涉嫌拐卖人口的犯罪嫌疑人“梅姨”,身份与长相暂未查实,欢迎各界人士积极提供相关线索,协助警方尽快破案。

  在“梅姨”彩色画像风波的背后,有两个男人琪琪布电视剧引起了网友关注。

  其一,发布“梅姨”彩色画像者:申军良,被拐儿童申聪的父亲。将近15年时间,他大多数时间都花在找孩子的路上。他说,“梅姨”新画像引起的关注给他带来了莫大的希望,“我有好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,心里一直想着快了,现在很多人都在帮助我们。”

  其二,“梅姨”彩色画像的作者林宇辉:退休前,他是山东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的高级工程师。曾在央视节目中通过模拟画像“刻骨寻人”,被外界冠以“神笔警探”美誉。退休后,他为60余个家庭的被拐儿童模拟画像,目前已有4人与父母团聚。

  A

  “梅姨”阴影下的漫漫寻子路

  为寻子,他花费超百万

  “这几天,我的电话被打爆了。”42岁的河南周口人申军良接受媒体采访时,语气中透出疲惫和无奈。2005年1月4日,申军良快满周岁的儿子申聪在广州增城一出租屋内被抢走。作为9名儿童被拐案中的一个受南方医科大学顺德医院害者家属,他寻子已将近15年,仍奔走在漫漫寻子路上。

  为了寻找孩子,他不能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工作,往往工作一段时间就要继续打听孩子的消息,早先公司管理层的工作也早已辞去。

  申军良介绍,如今一家人租住在山东济南一处百平米的房子里,家里的家具大都是二手或捡来的,房东体谅申军良家的情况,多年来只收每月600元左右的房租。

  艰辛寻子/

  忆起孩子还在身边的日子,申军良说,当初之所以为孩子取名“申聪”,是希望儿子长大以后聪明伶俐,能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

  然而,孩子被抢,打碎了一家人的幸福。

  “2005年1月4日,孩子抢走之后,我一天班都没去上过了。”辞了工作,申军良抱着大叠的寻人启事,在大街小巷里寻找孩子。偌大的城市里,孩子的方向却无迹可寻,“走在十字路口,不知道向哪走,我就用手机转方向,手机指哪边我就往哪里找。”

  申军良介绍,刚刚开始找孩子时,家庭条件还富裕,穿戴衣着都不错。可能正是因此,在某天寻子的途中,申军良遇到抢劫,身上值钱的东西都被抢走,连带着寻找孩子用的那个手机。那一刻,孩子被拐后的心碎、寻孩子的不易都让申军良无法压抑深刻的情感,“从记事起我从不轻易掉眼泪,那一次我只记得自己抱着寻人启事,蹲在马路边放声大哭。”

1 2 3 共3页